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 > 数码 > 秦跃南的脸sè开始出现变化,苍白的面容渐渐的有一丝一丝的红晕

秦跃南的脸sè开始出现变化,苍白的面容渐渐的有一丝一丝的红晕

2018-10-05 来源:走自己想走的大路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秦家大少名叫秦跃东,大概三十一二岁,对此人,谢傲宇也曾接触过,唯一的感觉就是自我优越xìng很强,仿佛因为他是秦家的大少,他就高人一等似的,属于严重的眼高手低那种类型的,迄今为止,他在秦家还属于hún吃喝的那种,大概是秦胜凯看出这个儿子没什么能力的缘故吧,一直在培养秦跃南。

但不管如何,他毕竟是秦家大少。

管家的话令秦德古的脸sè变得异常难看,其实谁都能听得出来,管家在隐晦的透1ù,将追查凶手的线索掐断的就是秦家大少跃东少爷。

“他人呢?”秦德古寒声道。

“在后面。

”管家低声道。

秦德古微微点了一下头,管家这才离开。

这时候,那秦跃东的身影才从院mén处出现,只见他一脸的焦急,xiao跑着赶到了,还气喘吁吁的样子。

“二叔,我二弟怎么了,他这是怎么了?”秦跃东抓住秦德古的胳膊,满脸悲痛的说道。

蠢材!谢傲宇差点骂出声。

他就纳闷了,这个秦跃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装都不会装,如果你真的担心着急的话,与管家在同一个地方,知道内情的,为什么不比管家先回来? 再有就是,你比人家管家回来得慢,却还要装的因为快跑来累得气喘的样子,把人都当傻子? 加上之前管家的话,这不是告诉别人,秦跃南中毒的事情,与他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吗? 谢傲宇古怪的看着秦跃东,他真的这么傻? 可此人毕竟是三十多岁的认了,应该不会这么蠢吧,谢傲宇眉头紧锁,他现这事情透着一股子yīn谋的味道。

一时间,他又想不到那里有问题。

好在秦跃南只是中毒,待他醒来,或许就能知道答案吧。

“你很着急啊,的确很着急。

”秦德古冷冷的一甩袖子,将秦跃东给撇开,“你到一边去,不要妨碍救你二弟。

” “我……”秦跃东被说的面红耳赤,谢傲宇还注意到他的双手紧紧地攥着,也不知道是气愤,还是什么。

一向不被秦家人正眼看待,秦跃东也只得忍着,站在一旁,与其他人一样,都是紧张的盯着房间内。

从始至终,秦月依都没搭理过他。

谢傲宇就站在一旁,冷眼旁观。

半个时辰之后,那五名炼yao师从房间内走了出来,秦胜凯就在一旁,只是脸sè更加的凝重了。

“哎,公爵大人,是我等无能啊,经过我等研究断定,那毒是非常罕见的七彩灵蛇的剧毒,此毒非常的歹毒,中者必须在三天内解毒,否则必死无疑,可是七彩灵蛇之毒一直都是不解之毒,我们真的没办法了,或许请mén罗大宗师还有一线希望。

”那名炼yao大师无奈的说道。

其他的炼yao师一听是七彩灵蛇之毒,都耷拉了脑袋,摇了摇头。

秦胜凯抱拳道:“还是感谢诸位能够出手相救,虽然跃南……但是秦胜凯会记下诸位所作的,我会让管家为诸位每人一份酬劳的。

” “公爵大人,我们惭愧啊,还是去请mén罗大宗师吧。

”炼yao大师道。

“mén罗大宗师与昨日有要事,已经离开帝都了。

”秦胜凯苦涩的道。

这么巧? 谢傲宇心里嘀咕道,他也趁机扫了一眼秦跃东,就看到他眼中闪过的一抹狂喜之sè,而且太过兴奋,竟然没有注意到秦德古也在盯着他看。

“那我等可以联手炼制出一点丹yao,延缓剧毒的作,公爵大人尽快去将mén罗大宗师找回,兴许有办法。

”炼yao大师道。

“哎,mén罗大宗师行踪神秘,根本没人知道他会去什么地方。

”秦胜凯苦笑道,但还是说道,“德古,你去安排一下,有一线希望,就不要放过。

” 秦德古微一点头,便要去安排。

“等一下!” 谢傲宇伸手拦住他。

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
“让我来解除秦二哥所中之毒吧。

”谢傲宇说道。

秦德古哑然的看着他。

就是秦胜凯也是眉mao一挑,有些不耐烦的样子,难怪他如此,毕竟炼yao大师都没办法,而谢傲宇又不是炼yao师。

“这位xiao兄弟,你是炼yao师?”一名炼yao师问道。

“不是。

”谢傲宇摇头道。

那名炼yao师立时流1ù出嘲nong之sè,“既然不是,你如何解除七彩灵蛇之毒?这不是胡闹吗?秦二少爷可耽搁不起!” “谢贤侄想为跃南做点什么,我心里记下了。

”秦胜凯温和的说道。

谢傲宇心下苦笑,感情这位一直以为自己想巴结秦家啊,想想自己的来历,恐怕秦家早就查清楚了吧,xiao看他,也是很正常的,只是被认为巴结,仍旧不是滋味。

他拥有yao神指,这个也不可能说出来的。

yao神指的名头太大,一旦说出去,是达到能够解除七彩灵蛇之毒的地步,那么全大陆都可能动dang起来。

按照紫嫣的说法,现在的谢傲宇一旦说出yao神指所达到的程度,全大陆所有的势力,都可能对他进行哄抢的,那他就有生命危险了,没有那一家希望敌对家族得到yao神指的。

“我手中有紫嫣大师送给我的灵丹妙yao,她曾说过可解七彩灵蛇之毒。

”谢傲宇只得将紫嫣搬出来。

“紫嫣?你说的是媚后紫嫣?”那炼yao大师惊呼道。

谢傲宇点了点头。

在场之人一阵sao1uan。

媚后紫嫣的来历,恐怕真正知道者,也就是秦胜凯之流,但是紫嫣的能力确实众所周知的,她不但修为惊人,被认定是未来十王的接班人,更在炼yao师方面有着惊采绝yan的天赋,接触炼yao师这个职业不过三年,便成为大师级的,更是被一些炼yao师认定是未来炼yao大宗师的。

“媚后紫嫣消失已有近十年,你会和她认识?”有炼yao师问道。

谢傲宇拿出了mí梦酒,“这是紫嫣大师所赠。

” “mí梦酒!” “是mí梦酒!” 清幽的香气从酒瓶内散出来,令人的jīng神为之一震,仿佛全身都放松了一般,说不出的舒坦。

炼yao大师颤声道:“这,这就是mí梦酒!” “mí梦酒很稀奇吗?”秦月依抬起头,仍旧是泪眼míméng的道,“这些日子,大恶魔一直都给我们喝这个的,我一天喝一瓶,味道很好。

” “一天一瓶?!” 炼yao师们眼睛都要红了。

秦胜凯和秦德古也古怪的看着谢傲宇,他们多少知道一些关于mí梦酒的传说,所以更加惊讶。

“想必二少爷也喝过吧?”炼yao大师道。

“是啊,他比我还能喝,一天两瓶。

”秦月依回答道。

炼yao大师笑道:“难怪,难怪,我就一直奇怪,中了七彩灵蛇之毒的人,立刻便会失去一切力量,连站立的能力都没有,二少爷怎么能从外面跑回家的,原来是因为mí梦酒啊。

”他又看向谢傲宇,“只是mí梦酒是无法解除七彩灵蛇之毒的。

” “解毒,不需要mí梦酒。

”谢傲宇淡然一笑。

现在已经无人怀疑他能解毒了。

秦胜凯也略微尴尬的向谢傲宇点点头,“那就劳烦贤侄了。

” “应该的。

”谢傲宇迈步进入房间,“我为秦二哥解毒,还请大家不要进来打扰。

” 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。

他们均站在mén口,就是秦胜凯也是如此。

“大恶魔,你真能救二哥吗?”秦月依还是有些担心的道。

“呵呵,那就让秦二哥来回答你吧。

”谢傲宇哈哈一笑,将房mén关闭,他的自信,令秦家之人那份凝重轻松了许多。

进入房间,谢傲宇绕过屏风,便看到秦跃南躺在netbsp;此刻的秦跃南双目紧闭,牙关紧要,脸sè煞白,好似一张白纸,没有一点血sè,双手握紧拳头,身体绷的很紧。

谢傲宇暗叹一声,秦跃南该有此劫啊。

他伸手触碰到秦跃南,左手xiao尾指顿时颤动起来,这就是秦跃南中毒的表现,但凡有中毒之人接触谢傲宇,必然会令yao神指产生感应的。

在变sè粉保护下,左手xiao尾指依旧是原来的颜sè,但是一道道金sè的光晕还是从上面dang漾出来。

他一指点在秦跃南心脏的位置。

一道金sè的光晕快的渗透下去。

随着这种光晕不断地渗透,谢傲宇这才真正放心,显然这七彩灵蛇之毒对于他现在的yao神指来说,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,很轻松的就能解除掉。

片刻之后,秦跃南的脸sè就恢复正常了。

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谢傲宇,同时也看到了谢傲宇的举动,怔怔的盯着谢傲宇左手xiao尾指,“老弟,这,这……” “这就是yao神指,不过,还需要秦二哥帮我保密。

”谢傲宇郑重的说道。

“我会的。

”秦跃南点头道,“可是你的yao神指怎会如此厉害?”他就差没说,以你的家事论,不可能令yao神指达到很高程度的,顶多也就是起步而已。

谢傲宇笑了笑,道:“我杀了邪师巴图鲁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